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打工皇帝的天堂关门了:黄士冯成碧桂园第一个送进去的前区域总裁

来源:包邮区

前段时间,杭州企业华鸿嘉信的员工发现,才入职半年的总裁黄士冯消失了。从月初开始,黄士冯就没参加运营会议,很多既定行程也被临时取消。公司内部的消息是,总裁因为个人原因请假了。

昨天,真实原因终于被曝光了,他被警方带走了,案由是其在担任碧桂园贵州区域总裁期间,涉嫌通过虚构合同套取了:

巨额资金。

黄士冯成了碧桂园第一个送进去的区域总裁,虽然是前任。

黄士冯是碧桂园的校招生。2005年,他从华南理工大学毕业后,加入了当时还没有名满天下的房企。之后的八年,他一路从投资专员做到了集团投资部总经理。

2013年,黄士冯被集团派到了刚刚组建的贵州区域,担任总裁。在这个职位上,一干就是七年。

这七年,碧桂园贵州累计销售额也达到了1500亿。

过去,碧桂园像是打工人的天堂。很多集团高管,在碧桂园和碧桂园服务拥有的股份,都市值过亿了。他们有的,持有市值六七亿的碧桂园股票,还有的,在碧桂园服务有近十亿身价。

几层合伙人架构之下,区域总裁坐镇一方,拥有无限的权力。连中层营销、投资口人员,都手握不小的寻租空间。

从前年开始,王国里的腐败问题,已经严重到开始让杨主席无法忍受了。

2020年6月,从北京参加两会归来的杨国强和莫斌一起,召开了集团月度管理会议。

在会上,杨主席重点谈到了反腐,他说物质贫困不可怕,可怕的是脑袋贫困。莫斌总裁当场背诵了杨主席的诗作《廉洁自律》:

贪来的钱,不是用来救命的,反而就像放在床下的炸弹,不知道哪天爆起来炸死自己。

莫斌说,集团后面会采取一系列举措,加强廉洁自律的精神建设。他尤其提到了,区域总要身先士卒,实现自我价值。

碧桂园的风向变了。

会后,碧桂园各区域开始大力反腐,员工们要参加廉洁培训会议,还要在培训材料上签下自己的名字。

区域总的签字权也被收了回来,合同都要过集团。一百四十位的区域总,至少每个月要亲自向莫斌本人汇报一次。

如果高管离职,很多都会进行极其严格和长期的离职审计。

主席这次是来真的。贵州区域成了祭旗,碧桂园发布了轮岗通知,集团副总裁兼财务资金中心副总经理欧阳滕平,调任贵州区域总裁。

黄士冯被调回集团投资策划中心,但并没有具体职务。

两天后,碧桂园集团内部监察组杀到了贵州区域,目标直指贵州区域高层。很快,贵州区域兴义片区执行总裁杨华平,因为涉嫌收受施工单位巨额欠款,被移交了司法机关。

杨总只是一个小小的片区执行总。当时就有人说,他贪腐金额有:

八位数。

贵州区域触目惊心的坍塌式腐败,很快被揭露出来了。8月,贵州区域副总裁关秀云、营销一部总经理邓英华、营销二部总经理凌鸿等高管因涉嫌贪腐被通报。其中关秀云被移交司法机关,涉及金额:

近5000万。

之后被查的还有,贵州区域执行总裁周灵梓、区域副总裁候晋等等。

从去年五月份,到现在不足一年的时间里,碧桂园审计监察系统通报了贵州区域9起违规违纪案,数量比2018和2019两年加起来,还多了三分之一。

更重要的是,被查的人级别更高了。

黄士冯被免职了。在2020年9月之前,碧桂园贵州贪腐案所有的通报里,都不涉及黄。在碧桂园的历史上,还从来没把一位区域总裁送进去过。

这个级别的地方大员,掌握着大量牢靠的地方关系和足够的公司机密。在不少房企里,区域总裁职位是“刑不上大夫”的红线。

2020年9月23日,黄士冯加盟华鸿被公布。仅仅隔了一天,他的名字就出现在了贵州区域副总裁黄三峡违纪案的通报里。

虽然标题是说黄三峡,但主要内容里,他只是打手和知情人,剑锋所指还是黄士冯:

2015年至今,贵州区域虚构合同套取公司自己数额特别巨大,黄三峡明知违规,却未制止,还安排手下予以协助;

2017年1月到2019年8月,黄三峡帮助黄士冯亲朋设立的多家施工公司进入区域供应商库,承接大量工程。

这是一份过程异常详细的通报,不似其他大部分案件,违规内容一笔带过。包叔了解到,碧桂园开始就清楚黄的问题,但集团审计部门也难以查清规模,通报中只是提到了一个项目,一个月的虚增工程额。

这次通报后,碧桂园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报警,警方介入后,他涉嫌贪腐的数额才终于被查清。

建筑公司和顺荣昌,成立于2017年,大股东姓黄,在跟着黄总崛起之前,黄云飞只是一个在上海做建材批发,买卖五金的小老板。

这家公司的小股东李德明,还在2019年成立过一家园林绿化公司。去年四月,他把公司全部股份,都转让给了黄士张。

李德明在和顺昌荣的两成股份,也都是由一位叫黄根攀的人持有的。

在黄士冯出事前的2020年4月,黄根攀又和一位名叫黄小坡的人,成立了一家工程设计公司。

这家工程设计公司的注册地,就在贵阳花溪碧桂园。后来,他们又把公司从贵阳花溪区变更到了息烽县。

黄士冯在息烽也是有项目的。息烽碧桂园项目的土地,来自于息烽城投。项目在2019年9月29日开发盘,一共303套房子,住宅均价六千。但在开盘第二天,息烽城投就将项目公司的全部股份,转让给了花溪碧桂园,作价:

246万。

就这样,早在黄士冯担任贵州区域总裁的第二年,就开始打造自己上至设计、施工,下到装修、绿化的全部条线的关联公司。

华鸿的朋友说,黄总裁能力很强,虽然才来半年,他就对公司制度做了改革,公司拿地风格有所改变。

华鸿老板李金枢凭借海鲜买卖起家的,2012年成立华鸿后,很快碰到了去库存大潮,销售从2016年的210亿,跨越到2018年438亿。

甚至提出了2020年千亿的目标,虽然很遗憾只完成了三成。

这家专注于浙江的地方房企最近半年拿地,更加下沉到了小县城,或者城市近郊。这是典型的碧桂园打法。

拿一位前员工开刀。碧桂园显然是想震慑一下内部。

现在不知道,那个离开碧桂园后、在酒桌上吹嘘自己五年在碧桂园挣了20亿的区域总裁,会不会收敛一点。

 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» 打工皇帝的天堂关门了:黄士冯成碧桂园第一个送进去的前区域总裁